吉兆

一个温柔的人
既不混圈,也不识字

[守望先锋]mccreaper_无答之问

无答之问


*mccreaper,应该是无差


 


01

 

麦克雷最早觉得莱耶斯讨厌自己。

那时他已在莱耶斯手下好几年,两个人相处并不算顺畅,矛盾大了还要莫里森来打圆场。

跟着莱耶斯久了,慢慢也就摸清了莱耶斯的脾气,顽固,急躁,还带着一点这个年纪不该有的不坦率。麦克雷鲜少从莱耶斯那里获得嘉奖,起码在他的记忆中,多数时候是点头,或者嗯啊两句带过,态度模棱两可,更像是刻意忽略了。

他也曾拐弯抹角地问过莫里森,莱耶斯究竟是个怎样的人——那是他理解莱耶斯的最后一块拼图,他经历过什么,到底怎样做才能获得他的认可。到底还是出于不甘心,这个年纪的孩子,都急迫地需要被别人承认,尤其是自加入暗影守望之后,可惜那个时候麦克雷还没意识到,甚至有点委屈。训练刻苦,任务出色,偏偏得不到长官的一句肯定。

莫里森总是循循善诱,安慰他,表扬他,还会偷偷陪麦克雷说几句莱耶斯的坏话。这让麦克雷很受用,觉得莫里森体会到自己的内心感受,并不是对莱耶斯有误会和偏见,无法轻易说出来的委屈和郁闷就有了个出口。

 

 

02

 

后来麦克雷觉得莱耶斯是关心自己的。

他的手臂被炸掉了,耳边还有炮火轰鸣,唯一的好消息是抬头还能看见一小片天空。失血让他觉得很冷,不知道谁会发现他,也可能无人知晓,最后就这样死在战场的一隅。麦克雷想,这个死法比较常见,在已知的几种死法里还算可以接受,只希望有人到时能细心整理他的遗容,换一件他最喜欢的格子衬衫,头发胡子也都弄干净,手臂暂且不管,如此就可以了。

如果莱耶斯看到他现在的样子,不知道是什么反应。这次会夸奖他吗,还是更生气呢?他想起和莱耶斯一起去确认暗影守望战友尸体身份时,莱耶斯眼中浓郁的愤怒和哀戚,让他的眼睛像冰又像火,带着几欲伤人的锐利。

再后来就记不清什么了,眼皮沉重的抬不起来,所见之处一片模糊。再醒来的时候,他老半天没反应过来,又花了一点时间确认自己身处守望先锋的医疗室中,身边仪器滴答作响,感觉像饱尝了整整一天莱耶斯的老拳。等到可以微微转头的时候,右手边的黑影吓了他一大跳,唤醒了全身的痛觉神经,清晰地感受到皮肤痛,深部痛和内脏痛,血液一阵一阵地冲刷着耳膜。

莱耶斯向来睡眠浅,听到动静一下就睁开了眼睛。度过危险期后就来看了好几天,抱臂坐着睡了会儿,不知道他怎么说服齐格勒才留下来的。屋里灯光调得很暗,此刻他看不太清莱耶斯的眼睛里是不是有他期待的东西,在他快要彻底放弃期待的时候,莱耶斯轻轻叹了口气,轻轻说了句“抱歉”。

到底是抱歉自己彻底失去了手臂,还是抱歉作为指挥官没能保护好他,再去分辨都没有意义了。莱耶斯起身按铃呼叫检查,起身的时候有两滴水洒在麦克雷的右手。

莱耶斯怎么会哭呢,断肢处的灼痛让他有些神志不清,麦克雷昏沉地想,这大概是不知道遗落在哪里的左手,正经历一场雨的感受。

 

 

03

 

麦克雷想自己也许是爱上莱耶斯了。

他不是莱耶斯那种迟钝顽固的人,不肯直面心意而是百般掩藏,还根本藏不住。但这个认知还是让他心情抑郁了一阵。他翘了训练,一连几天,租了辆车没有目的地地胡乱开,一遍一遍想缕清思路,却纠结如线团理不出个头绪。

他索性放弃,不再钻牛角尖。也在酒馆中与觉得好看的姑娘调情,并发现自己魅力不减,一切都是水到渠成,最后一步的时候他有些迷惑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又希望得到怎样的结果。旖旎一瞬间流泻干净,只剩下冰冷的空虚。他笑得好看,礼貌地朝姑娘挥了挥手,然后戴上帽子走了出去,反手把怒骂关在门内。

弄不清楚的事情就让它不清不楚去吧。初遇的时候,那人压迫感让他不敢多看,却也不想移开眼睛;跟着他的这些时间里,无论训练场还是战场,他们作为上下级还是师徒,都互相渗入太多。

已经翘了几天的训练,回去不知道莱耶斯会不会生气。他还没完全熟练改用右手,也还没完全熟练如何以一个男人的身份去爱另一个男人。

 

 

04

 

麦克雷觉得莱耶斯或许也是爱自己的。

他花了好久才熟练右手持枪,与之相伴而来的还有猝不及防的幻肢痛。

疼痛灼烧着断肢的远端,持续性疼痛压榨他的意志。安吉拉用了很多办法,可是效果不佳。

麦克雷固执地不肯麻醉,誓要与幻肢痛分出胜负。他脸色煞白,嘴唇上咬出牙印,汗水和生理性眼泪让麦克雷整个人泛着溺水一般黏腻潮湿的气息。

这是很难受的。安吉拉第一个承受不了退了出去,接着是莫里森,三三两两地散去,只剩下莱耶斯。

他保持沉默,于是空气里只有麦克雷粗重的呼吸声。

莱耶斯觉得麦克雷是不希望把这样一面展露出来的,他理解麦克雷的骄傲,即使他用无所谓的态度和口头禅把自己包装得像一个牛仔那般自由洒脱。

再站着就显得多余了,他打算离开,回避此刻狼狈的麦克雷,却看到麦克雷冲自己伸出了右手。

“……疼……我好疼……”

到底还是没忍住。莱耶斯抓住了他的右手。

 

麦克雷无意识地收紧手指,一个溺于疼痛中的人,本能地抓住可以抓住的一切。莱耶斯感觉到麦克雷的颤抖,以及传递过来的一部分痛苦。

“没事的,很快就过去了。”莱耶斯生硬地安抚他,说着逻辑不通的话。“给你来一针吧杰西。”

“……我不睡。”灯光下麦克雷惨兮兮的,狼狈不堪,眼眶始终有眨不掉的眼泪,“和我说说话吧莱耶斯……他们说会给我定制一条机械手臂。”

“对,连着你的神经,和真的手臂差不多。”

“哇,那可真酷。”麦克雷无力地笑笑,只有微弱的气音充当笑声,“像源氏那样的吗?会不会有飞镖?忍者牛仔?莱耶斯?”

“想都别想。”

“是吗?真无情……加布里尔……莱耶斯……”

最终还是昏过去了。

莱耶斯小心把他的手放回去,又喊安吉拉来检查确认了一遍情况。

即使在昏迷中,麦克雷也克制着不发出呻吟,他咬紧牙齿,齿冠摩擦声代替了呼痛。

他的手已经被握出指痕,被指甲抓破的地方渗出鲜血。安吉拉一并帮他处理了,可是指痕和伤口都会消失,而幻肢痛恐怕要伴随麦克雷一生。

安吉拉再次征求意见需不需要麻醉剂,莱耶斯想了想拒绝了提议。虽然不满莱耶斯执意留在病房,可是终究拗不过他。这个男人固执得可怕,不常流露自己的想法,要做的事情没人能阻拦。

麦克雷昏昏沉沉,痛感把他在有意识和昏迷中来回抛接拉扯,半昏半醒间,他看到莱耶斯,像横跨战场一样,势不可挡,倾身亲吻了他。

嘴唇早已被咬得鲜血淋漓,弥漫口腔的血腥味或许是这无边痛苦中,唯一甜蜜的药剂。

 

 

05

 

麦克雷没想过还会再遇到他。

距离那次事故已经过去很久,几年?十几年?谁在意呢。生活恢复平静,守望先锋快要变成一个时代的传说,即使政府为了呼唤人们内心的爱与正义而斥资建造了纪念馆,孩子们轻易就可以购买到英雄模型——当然不会有暗影守望的自己和莱耶斯,还有伟大的值得纪念的其他战友。这样也好,不必为会被认出来而烦恼。麦克雷手里捏着票根,看着前面孩子手里有些走形的莫里森玩具模型,他们都喜欢莫里森。但是天知道为什么这个模型的他笑起来油腻又浮夸,那套制服的蓝色也不对,到底是看着哪里的图片做出来的?

如果莫里森这种古板的人,应该会赶快把那东西拿远点,或者联系厂商指出他们产品的不实之处。像莱耶斯这样好面子的人,如果知道了会怎么想呢?

麦克雷也只好说声“抱歉”,是抱歉作为暗影守望指挥官至今都不能走出暗影,还是抱歉这个古怪扭曲的面雕会给他带来的冲击?

只是这语气好熟悉。

 

纪念馆很大,东西却不多,确实当时的人们就对他们知之甚少,能找到的资料也寥寥无几。曾经守望先锋保护的人民不信任守望先锋,联合国并且签署了逮捕世界上任何前守望先锋成员的政令——这不可能是守望先锋解散的原因,更准确地说,不能成为他们公布的解散原因。

所以他们就找到了莱耶斯。

守望先锋的解散被单独拎出来做了一个单元,莱耶斯的放大图像配合文字说明投影,在本就简陋的纪念馆里更显突兀。

多么可笑啊,之前有过那么多次机会,却仍选择把他钉在暗影中,而今依旧罔顾他的意愿,把他的名字和生平大方地公布出来,让他,和他们背负一个无人承担的过错。

 

“莱耶斯好坏,我以后要做莫里森那样的大英雄!”

前面的孩子说着还挥了挥手里的莫里森模型,像是这个动作能带给他莫大的信心和勇气。麦克雷一阵烦躁,觉得是烟瘾上来了,先前被提醒场馆内禁烟,刚好也到了展览末尾,大屏幕里絮絮叨叨一些口号,什么明天,什么幸福,什么努力,什么实现梦想。

麦克雷曾经期待明天,接近幸福,毫无保留地努力,比谁都接近梦想。

索然无味,他转身寻找出口指示。

 

就在转身的那一刻,或许是下意识地想再看一遍莱耶斯的面容。那张脸孔离开他的生活太久了,久到会害怕哪天起床就已遗忘,就那一转眼的片刻,他看到一个人,黑色的连帽衫,抱臂站在莱耶斯的画像前。

没人喜欢这个过错者,他犯下的滔天罪行为人不齿,就连孩子都知道他是大坏蛋,他导致了守望先锋的解散,他让那些英雄蒙屈——全部人都是无辜的,都是可以被原谅的,曾经对守望先锋的指责和控告都是误解,是可以被弥补的,就像现在一样。

只有加布里尔·莱耶斯的所作所为是不可被饶恕的,他注定要被众人的羞愧和悔恨,以一种愤怒的姿态按在十字架上,接受迟来的公正的审判。

所以他就是错的,全部都是错的。

可他明明不是这样的。

 

莱耶斯的投影前冷冷清清,无人驻足,没人会对这么一个罪魁祸首报以关心。因此那个身影就格外明显,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注意到了麦克雷的目光黏着太久,那人转身走开。

太熟悉了,麦克雷怀疑是不是那个快要被遗忘的梦境为了提醒他,而降临到了现实中来。就像那个丢失了的左臂,特地去感受了一场雨。

 

“加布里尔!”在黑影就要离开的那一刻麦克雷高声呼喊出那个名字,语气诚恳而急促,像祈求一个就快消散的神灵那样虔诚,“我…………”

然而人要如何挽留梦境,他注定得不到错过时间的回答。那个身影像一滴水汇入大海,眨眼就消失了踪迹。

 

 

End

 

 

想写个麦克雷有很多问题关于莱耶斯,当他想问的时候,已经没人回答了的故事。


有话要趁早说啊!(敲黑板)


评论(14)
热度(57)

© 吉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