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兆

一个温柔的人
既不混圈,也不识字

[英雄联盟]泰隆×卡特琳娜_刀花

刀花


*LOL,泰隆×卡特琳娜




诺克萨斯连下了几天雨,护城河的水像一块沉铁,泛着乌黑的森冷。泰隆刚完成刺杀,细腻而完美,走进将军府的时候,雨刚刚停,天还没亮,叶片都是油亮的黑。已是暮春,然而风吹到身上还是觉得有些凉。卡特琳娜就站在大厅里,漫不经心地擦着手里的刀。此时已是凌晨,四处一片宁寂,泰隆觉得此刻真是再适合睡觉不过了。转身上楼之前,还是决定和卡特琳娜说几句话。并没有确切的主题,从很早以前开始,卡特琳娜对泰隆就显得有些疏于关心。

昨晚的卡特琳娜似乎没睡好,手上的动作也不如以往流畅自然。他简单和她打了个招呼,而卡特琳娜只是嗓子里嗯了一声,气氛有些冷场。泰隆转身上楼,还没关上门,就听见卡西奥佩娅慵懒的声线,像一只小飞虫,婉转盘旋。

卡西奥佩娅问卡特琳娜:“他回来了?”

卡特琳娜还是嗯了一声。

“那你可以放心了。”美丽的将军府二小姐打了个哈欠,声音柔媚得似乎氲了雨水,“你还睡吗?”

“不了。”卡特在收拾东西,有轻微的碰撞声,“我现在就出发。”


对外,泰隆被认为是杜·克卡奥将军钦点的诺克萨斯最高指挥部的特使。“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而关于他的话题一旦展开,就免不了向不受控制的方向发展而去,甚至八卦者会吃吃偷笑起来,“听当年那些下水道里的老鼠们说,别看泰隆长在那种地方,模样还真是不错,听说……”
这些事泰隆也不是不知道,甚至连卡特也有所耳闻,因此在某次训练结束后,卡特问泰隆,听说你长得不错。区别只在于,卡特的语气一贯是疏离的,仿佛只是在随口提了一句废话,今天天气不错之类的。泰隆没有接话,他对整件事置若罔闻,连卡特也成了空气。

他就这么直接离开了。

开始谁也没有在意,对于杜·克卡奥将军来说,泰隆真是一条物超所值的狗。呼吸过诺克萨斯下水管道里的腐臭与腥湿,就知道这些老鼠对温暖和干燥向往得出奇。他的性格,对于克卡奥家族,对于整个诺克萨斯,也是再好不过的漠然。

直到有一天,卡西奥佩娅无意间和卡特琳娜提起泰隆,随口说了一句:“他?他喜欢什么,他连自己都不喜欢。”

那是确确实实的讥讽,即使是卡西奥佩娅对着姐姐娇嗔,也掩盖不去话语里浓重的嘲弄。

正是因为连自己都不喜欢,所以流言和下水管道,刀锋和老鼠,关于自己的一切,能伤害他的全部,他根本就不在乎。



卡特学刀的年纪比泰隆要早,她的老师就是她的父亲,因此比起泰隆,卡特的姿势可以说更简洁更规范。和一般女孩子喜欢的花哨的动作不同,卡特琳娜用刀和她说话做事一样,少,但是致命。起初有很多追求者,可是随着卡特从将军身上学习到的东西越多,她越发偏离了男人心目中“女孩”的概念。有一次她找泰隆比试用刀,泰隆摸了一下腰带上一排闪着光的小牙齿问她,你就手里的两把?

两把就够了。

当泰隆靠近她身后,手指摸上一把刀准备结束彼时还是小姑娘的卡特口中所谓的游戏时,卡特冲他笑了一下,就像猫看到老鼠掉进陷进时的表情。对于泰隆来说,这个表情太熟悉了,得意,而又透着凶残。她快速旋转起来,刀刃向外,借助这种疯狂快速的旋转,同时完成攻击和防御。泰隆快速避开,刚好目睹这个疯狂的旋转的收尾。

红色的长发和白色的刀刃,包裹着她纤细的黑色皮衣下的身体。卡特站定,看着泰隆被划开的兜帽,那是她第一次看到他的脸。卡特问他:“如何?”

泰隆说她,这招太冲了,怕防。

卡特笑了:“没人能防得了。” 

很多年后,杜·克卡奥将军失踪,卡特琳娜力排众议留下了泰隆,头衔依然是诺克萨斯最高指挥部的特使。甚至泰隆自己也疑惑为什么当时自己没有选择离开将军府,毕竟他什么也不喜欢,什么也不爱,对生来的一切都不感兴趣,好坏都一样。但他却清清楚楚地看到将军,和他的一对女儿与自己,与别人的不同。

卡特琳娜也好,卡西奥佩娅也好,她们喜欢掌控,这一点和将军本人如出一辙。和泰隆不同,他们似乎生来就是焦点,享受着上层的空气和雨露。
他们对自己的每一个决定都充满信心,带着破釜沉舟似的志在必得。他们的强大源于他们对自身的爱和崇拜,和对其他所有的蔑视。
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什么能伤害克卡奥,因为能伤害他们的,只有他们自己。


卡特琳娜并没有说太多太复杂。当泰隆决定留下的那一刻他忽然想明白,他什么也不喜欢,他连自己也不喜欢。

他心里一片凹凸不平的刀痕中,有一样东西特别完整清晰。

他喜欢卡特琳娜。 

 



End


摸个小段子,喜欢这对儿。

评论(13)
热度(34)
  1. 熬过烈火与深海吉兆 转载了此文字

© 吉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