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兆

一个温柔的人
既不混圈,也不识字

[烬×亚索]_风眠(PWP)

风眠

 

*烬×亚索,PWP

*老婆生日快乐!今年请不要坑我啦!

 

 

 

他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睡上一觉了。

 

哪怕此刻他拿着刀的手一丝颤抖都没有,萦绕着他的风威胁你不要靠近,最好赶快远离。他身法一如既往,灵活不可捉摸,踏前斩让你有些头疼,风之壁障也让你徒费子弹,进攻节奏也乱了,不得不停下来装弹。你看着他,忌惮他的狂风绝息斩,你还记得被风刃划开身体的疼痛,那疼痛却让你快乐满足。

他停下来了,而你也刚从容地换好四发子弹,枪膛发热,硝烟味道是你喜欢的前奏。你知道他是谁,你知道他能成就你的夙愿,他的存在就是艺术,无论生还是死。他的悲剧的,激昂的命运旋律让你惊叹,让你着迷,于是你耐心地在这里恭候他,终于,今天你等到了,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里。你笑了出来,可惜他无法透过面具得知你唇角勾起的那一抹好意。你对着他拿稳枪,是时候为这场准备落幕了。

你张开双臂,整个召唤师峡谷都是你的舞台,你优雅地对着前方区域捕捉他灵活的身影,那具注定无法逃过绽放的肉体,你嗅到熟悉的味道,让你血液沸腾,几乎快要拿不稳枪。这样不行,你闭上眼睛深呼吸,他们都不知道你为了今天,为了这一刻演练了多久,脑海中反复上演的舞台剧而今成真,当你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他站在舞台正中,闭上了眼睛。

你皱起了眉头,这样不行,毫无艺术感可言。你咬牙切齿,没想到最终演员自己忤逆了剧本,把这么精彩的演出变成了不入流的玩意儿。愤怒反而让你冷静。

你放下了枪。

 

 

 

四发子弹擦着亚索的身边飞过,划开他的披风和发带,那一头蓬松的头发此刻散落下来。破损的披风边缘带着火星舔舐过的焦痕,于是他的身体裸露出一部分。

烬见过不少人,男女老少都有。一开始是看,后来是动手进行他的艺术创作,再后来,他被关押在监狱中,他开始想象,在黑暗和冷寂中创造出一个又一个形象,然后赋予他们独一无二,精妙绝伦的死亡。

他乐于从猎物的眼中觅食恐惧和战栗,并且一度沉迷其中无法自拔。整个艾欧尼亚都流传着他的传说,偶尔他自己在休息的时候,从别人口中听到也觉得很有意思。他把自己活成了至高无上的艺术本身,他用血腥和屠戮,残暴地书写着和这些统统不相关的东西。

然后再退回黑暗,蛰伏着酝酿下一次创作。

 

“这可不适合你。”

亚索闭着眼睛,失去力气趴在地上。烬走上前,踢开亚索的刀。

他的身上有别人制造出的痕迹,烬居高临下地看着,靴尖挑开亚索的身体,新鲜的刀伤叠在旧的伤痕上,却并不觉得难看。那些好看的线条,随着细窄的腰线被腰带束起,刚才的子弹打穿了他的酒壶,常伴周围的风中都是酒的醇香。

烬蹲下来,好奇地看着亚索。早在艾欧尼亚的时候他也有所耳闻,那是他对亚索便抱有期待,一个能舍弃过去,对师友甚至亲兄弟下手的人,内心想必和自己一样的狂热,他们一定有着同样的追求。烬想,他们可以互相成就,这是一件多么令人兴奋的事情!

可是再看看眼前这个人。

够了!被背叛的感觉燃烧着烬,他从没有这么愤怒过。

这个人,既不尊重自己,也不尊重他——这对烬来说相当于莫大的侮辱。他看不惯亚索的一切,无论是他的刀,还是他的笑。

不能杀他。烬想,现在还不能杀他,让他害怕,让他恐惧,让他不能坦然地面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本就破破烂烂的披风很容易就被扯开丢到一边,烬伸手解开亚索的腰带,看似松松垮垮,却系得很紧。然而他也不着急,没有人会来这里,就连召唤师也无暇顾及。

“……住手……”

最后一丝障碍也被剥除,看到亚索完全赤裸地展露在他面前。于是烬笑了,大幕拉开,这才是开始的信号。


☆很没有营养的车


烬站起来,穿好衣服,扣好披风的扣子,优雅地掸落尘土,抚平褶痕。亚索还躺在地上。烬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看着他漆黑的长发,沉睡的面容,清晰的锁骨和腰腹,还有身上满布的伤痕。

当之无愧的艺术品。

四只能留到下次了,烬想。他转身离开,没有再回头。

 

而亚索什么都不知道,他在近地疾行的风中,终于得以入睡。

 

 

 

End

 

新手司机诚惶诚恐,第一发PWP竟然给了这么莫名其妙的CP,只因为他们都有西部牛仔的皮肤…………


送给那些年坑我的老婆们。

真的,想艹你们……嗯(各种意义上)


评论(27)
热度(51)

© 吉兆 | Powered by LOFTER